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2020-02-27 10:08   來源: 紅星新聞

在云南省易門縣的一處養蜂房內,來自四川省西昌市的蜂農劉德成在自己的帳篷內上吊,用一種殘酷又決絕的方式,結束了44歲的生命。易門縣公安局出具的死亡證明顯示,劉德成的死亡排除他殺。

劉德成離世的消息不脛而走,全國很多蜂農感到惋惜,紛紛在網上留言悼念。為何他要以這樣的方式離去?有網絡消息稱,“劉德成因疫情封山封路,蜜蜂不能順利轉場自殺?!?/p>

真相是如此嗎?紅星新聞記者近日對此進行了調查走訪。據劉德成的家屬稱,離世前,劉德成在自己的手機里寫下一段未發出的遺言,大致內容為:治蜜蜂螨蟲用藥過量,加上當地的一些油菜花打藥,導致大部分蜜蜂中毒死亡……

其父認為,“蜜蜂死亡至少造成十多萬元損失,兒子可能壓力大想不開,才走了極端?!?/p>

劉德成老家的村干部也向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劉德成的死亡并非疫情封路蜜蜂不能轉場導致,“網傳的消息不實”。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

『落葬』

“追蜂二十多年,一直居無定所遷徙生活”

2月16日,天氣降溫,在四川省西昌市瑯環鎮的一個小村,44歲的蜂農劉德成下葬了,為他送行的只有家人和親戚,顯得有些冷清。

劉德成的死在村里傳開,村民們紛紛感到感嘆,“好好的一個人,怎么突然就沒了?”一些村民說,劉德成是村里的養蜂大戶,但疫情防控期間,村里要求喪事從簡、禁止聚餐,所以大家都沒有去悼念他。

兒子劉德成離世10余天了,其父68歲的劉定榮仍難掩悲傷,“他(兒子)養了一輩子的蜜蜂,在外面追蜂二十多年,沒想到把命留在了追蜂路上?!?/p>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的父親劉定榮

劉德成本來是西昌太和鎮人,十八九歲開始跟著村里人學養蜜蜂,二十來歲單獨外出養蜂。后來,他與家住瑯環鎮的一女子結婚,做了上門女婿,育有一兒一女。目前一個在上高中,一個上初中,家中還有兩個老人需要贍養。

漂泊是養蜂人生活的“主基調”,為追趕各地花期,他們到處流動,過著居無定所的遷徙生活。劉定榮也跟著兒子劉德成外出養過蜜蜂,他談起兒子生前的漂泊生活,“一年四季基本是跟著油菜花跑,每年回家的時間很少?!?/p>

多年來,劉德成養蜂軌跡相對固定:每年2月從西昌出發,抵達成都平原追逐油菜花;到了4月一路北上,到甘肅、陜西等地追逐油菜花或洋槐蜜;在西北地區呆到12月份,等到南方暖和之后,1月到3月再把蜜蜂運回南方繁育。

“養蜂的地方基本都在農村,條件都比較艱苦?!眲⒍s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養蜂看似自由,實則很苦?!盀榱俗汾s花期,不得不四處安營扎寨,一年看似可以掙幾萬元,但掙的都是辛苦錢?!眲⒍s說,這些年,兒子家里的經濟收入主要是靠養蜂,一家人不富裕,但過得也幸福。

『追憶』

父子最后通話:想賣掉蜂場,不想漂泊

在劉定榮的印象中,兒子劉德成最近兩年才去云南追蜂,“他是去年12月去的云南,才去了兩個多月就出事了?!?/p>

“每年1至3月,是蜜蜂過冬繁育的關鍵時候,這關系到來年的收入?!眲⒍s說,每年冬天,西昌的陽光比較好,菜花也開得早,以前兒子把蜜蜂運回西昌繁育過冬,但是近幾年種油菜的少了,都改大棚種葡萄等水果,“沒有蜜源,只能南下尋找,一方面蜜蜂可過冬繁育,另一方面也可以采蜜掙錢?!?/p>

前幾年,劉定榮還跟著兒子一起去養蜂,搭伴相互照應,但是去年他被診斷出患尿毒癥,每周需要透析三次,便沒有再去追蜂。曾經,劉德成的妻子也跟著他一起去養蜂,但是兩個孩子在上學,妻子在老家附近小鎮的超市找了一份臨工,方便照顧孩子。

為此,劉德成常年一個人在外帶著蜜蜂四處遷徙。平時,劉德成每隔兩三天就要給父親劉定榮打電話問候?!?月1日到10日,他一共給我打了5個電話,問得最多的是我的身體情況?!?/p>

劉定榮翻開手機,最后一通電話是在2月10日下午,這也是父子倆的最后一通電話。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給父親劉定榮打電話的記錄

“除了問我身體怎么樣,他還在電話中說計劃把蜂場賣了,不想在外漂泊了,不養蜜蜂了。他還說,爸爸你一個人在家,沒人照顧,我回來照顧你吧?!眲⒍s回憶著與兒子的通話,“大約聊了7分鐘,沒發現他有什么不對勁?!?/p>

劉定榮有兩個兒子,劉德成是老大。但去年8月劉德成的弟弟患癌癥不幸去世,贍養的重任就落在了大兒子劉德成身上,“我沒錢了,他也會給我打錢?!彼u價兒子劉德成,“心好、孝順?!?/p>

直到2月13日, 劉定榮接到兒媳段女士的電話,才知道兒子劉德成在云南出事了,“別人在蜂棚里發現他時,已經離世了?!?/p>

“出事前兩天,兒媳婦就多次打過他(劉德成)的電話,但是一直沒有打通?!眲⒍s說,當電話打不通后,兒媳就打電話給劉德成的堂弟黃先生,他們是一起去云南易門縣養蜂的,但兩個蜂場隔了七八公里,“因為兒子是一個人居住,所以叫他堂弟去幫忙看下情況?!?/p>

『遺言』

用藥過量致蜜蜂中毒死亡,損失慘重

2月13日一大早,堂弟趕到劉德成的蜂房時,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劉德成的身體掛在帳篷里,脖子上套著繩子,身體沒有動靜。醫生趕到現場時,診斷劉德成已無生命體征。

劉德成的死訊隨后在全國各地的蜂友圈中傳開,有網友發帖聲稱,“疫情封山封路,蜜蜂不能順利轉場,劉德成和他的蜜蜂,一起離開了這個世界?!薄梆B蜂人在云南轉不了場,蜂中毒,養蜂人自殺?!?/p>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發在網絡上的蜂場

事發后,云南省易門縣公安局介入調查,該局出具的死亡證明顯示:2020年2月13日,易門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指令:在易門縣龍泉街道羅所社區居民委員會林士橋村旁的養蜂房內發現一男子死亡,經處警核實,死者姓名劉德成,經現場勘查、尸表檢驗、調查訪問,死者劉德成的死亡性質排查他殺。

“當地警方還在劉德成的手機里找到了一段未發出的遺言,這段文字是2月11日寫下的,還沒發給妻子。我們從警方了解到,兒子2月11日就出事了,所以后面打電話、發短信都沒有回?!眲⒍s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兒子的遺言大致內容說:因蜜蜂治螨蟲用藥過量,加上當地的一些油菜花打藥,導致大部分蜜蜂中毒死亡,損失慘重想不開,所以上吊輕生,“我們對警方的死亡結論沒有異議?!?/p>

“螨蟲藥也是一種農藥,打少了,蜂螨去不掉。打多了,就會把蜜蜂毒死?!眲⒍s說,每年蜜蜂治螨情況不同,只能自己估計,“這次他(劉德成)打多了,蜜蜂都死的差不多了?!?/p>

劉定榮說,每次出去追蜂并非都賺錢,去年兒子劉德成到甘肅養蜂,遇低溫凍害無蜜可采,也沒賺到錢。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公安局開具的死亡證明

今年1月底,甘肅養蜂人李先生還給“師父”劉德成打過電話。在電話中,劉德成告訴李先生,大約2月20號,準備從云南轉場到綿陽去?!耙咔閲乐氐哪嵌螘r間,村子封路,也找不到車,即便是出去了,四川那邊村子也不接收,只有在云南等待解封后轉場?!?/p>

但是,在2月3日,劉德成發了一個朋友圈,說自己的蜜蜂中毒了。這樣的消息,在蜂友圈擴散,四川的蜂農徐先生看到后,還找劉德成聊過,“他說大年初三之后,蜜蜂死了六七大桶,死得密密麻麻的?!?/p>

劉德成老家所在的村干部向記者表示,他一直在全程幫忙處理劉德成的事,包括協助其家屬前往云南易門縣善后,“我們鄉里、村里都關注到了網傳的消息,疫情封路無法轉場導致劉德成自殺不實?!?/p>

該村干部說,通過他們的了解,警方在劉德成手機里找到了遺言,自殺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他自己治蜂螨蟲用藥過量,另一方面是油菜花打藥致蜜蜂中毒,導致蜜蜂大量死亡,“他們家屬也從來沒有說過疫情封路導致自殺這樣的話,希望大家不要傳謠?!?/p>

『通知』

多部門聯合發文保障“綠色通道”

像劉德成一樣的養蜂人,在云南還有不少,他們知道劉德成去世的消息后,紛紛惋惜。前段時間,還有蜂農在網上發起募捐,籌到的錢都給了劉德成的妻子。

2月15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交通運輸部辦公廳聯合下發了《關于解決當前實際困難加快養殖業復工復產的緊急通知》(農辦牧〔2020〕14號)。其中第二條將“轉場蜜蜂”納入生活必需品應急運輸保障范圍,切實落實綠色通道政策,除必要的對司機快速體溫檢測外,確?!叭灰粌炏取?,便捷快速通行。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的蜂蜜

政策出來了,最近路也通了 ,目前,蜂農們開始在云南轉場北上。翟小龍是四川簡陽人,在云南省臨滄市云縣茶房鄉養蜂。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和父親去年12月初到云南養蜂,有200箱蜜蜂。2月23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他時,他正在運蜜蜂的途中,已經到了成都境內?!艾F在到處的路通了,村里也要接收,已經順利轉場了?!?/p>

他說,目前有部分蜂農已經在轉場,還有一部分還在云南當地。

劉定榮說:“按照計劃,兒子大約在2月20號前后轉場,將蜜蜂運至成都平原,可是他沒等到那個時候。因為蜜蜂都死亡了,什么都沒有了?!?/p>

劉定榮說,兒子劉德成養的近180箱蜜蜂,死的只剩下30多箱,這意味著今年的收入都沒了,還至少造成十多萬元損失,“他可能是壓力大想不開,才走了極端路。 ”

2月19日,紅星新聞記者來到劉德成的家,其妻段女士仍在悲傷中,婉拒了采訪。


網傳涼山一蜂農因疫情封路 蜜蜂不能轉場上吊自殺

劉德成在網絡平臺發的視頻

養蜂路上, 很多蜂農都喜歡玩快手、在網上K歌,以此排解養蜂路上的孤獨寂寞,劉德成也一樣。紅星新聞記者在他的快手賬號看到,他的視頻大多是一個人戴著耳機唱歌,嗓音中帶著滄桑感,背景是空曠的養蜂場,成群蜜蜂在飛舞。

自從劉德成離世后,很多蜂農紛紛在歌曲下面留言悼念。在一家k歌平臺,劉德成唱的最后一首歌是《多年以后》,他這樣唱道,“多年以后,我還能不能活著,會不會有人為我唱首歌,多年以后會不會有人還記得我,記得這個世界我來過…… ”

紅星新聞記者 江龍 攝影報道

(本文來至互聯網,不代表看看四川的觀點和立場)

马云赚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