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起來的“夜中國”火起來的“夜經濟”

2019-08-06 10:58   來源: 天府早報

長沙夜經濟縮影

松花江畔消夏夜

西安大唐不夜城

成都九眼橋夜景

  


凌晨兩點

  成都玉林路小酒館各地游客排隊體驗“思念的愁”

凌晨五點

  蘭州大眾巷馬子祿牛肉面總店首碗牛肉面將出鍋…
  2019年8月4日。這是一組跨越地域,不同時點的鏡頭。
  20:30,北京前 門 天 樂 園 戲樓。亮相文化創始人馬瑛瑛目送觀眾散場,“又是滿座!”一批“90后”“00后”表演的創意京劇,讓這所 百 年 戲 園 又“活”了過來。
  23:00,西安大雁塔廣場。外賣小哥齊鵬鵬在火樹銀花的廣場前穿過,五份水盆羊肉整齊地“躺”在后座箱里。不遠處,一群游客正舉著手機興奮地直播著夜景。
  凌晨兩點,成都 玉 林 路 小 酒館。一曲《成都》火了無數小酒館,各地游客排隊來體 驗“ 思 念 的愁”。
  凌晨五點,蘭州大眾巷馬子祿牛肉面總店。大鍋內清水沸騰,壯實的拉面師傅甩開膀子揉面,第一碗牛肉面即將出鍋。此時,這座西北城市的東方已泛起魚肚白。
  普通一夜,中國“無眠”。夜鏡頭里的中國,夜生活愈發豐富,燈光愈發璀璨。一個叫作“夜經濟”的詞開始頻繁出現在 人 們 的 視 野……

亮 起來的“夜中國”

  中國“夜經濟”有多火?一組數據告訴你答案。
  ——夜晚成“剁手”高峰期?!栋⒗锇桶汀耙菇洕眻蟾妗凤@示,21點到22點是淘寶成交最高峰時段,夜間消費占全天消費比例超過36%。
  ——僅“小龍蝦”就吃出千億產值。美團點評報告稱,2018年我國小龍蝦總產值突破4000億元,僅在美團平臺就賣掉約4.5萬噸小龍蝦。而18點至21點、23點至次日凌晨1點,均是小龍蝦訂單高峰期。
  ——“吃”“喝”“玩”“游”全都有。今年“五一”期間,北京王府井、三里屯等區域18點至次日早6點夜間文化娛樂等服務消費同比增長15%以上;上海黃浦江游覽接待游客11萬人次,同比增長46.7%。
  中國“夜經濟”潛力有多大?各地政策力度可見一斑。
  2019年,北京出臺13條具體措施,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上海設立“夜間區長”“夜生活首席執行官”,進一步優化夜間營商環境;南京提出到2020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收入占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4%左右;成都出臺加快建設國際消費城市行動計劃,明確提出挖掘夜間消費新動能……
  “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升,消費時空得到延展,人們對美好夜生活的需求更加強烈,可以說‘夜經濟’的火熱是消費轉型升級的必然結果?!敝袊嗣翊髮W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說。
  積極推動“夜經濟”促進消費、服務百姓的同時,不少城市把“夜經濟”作為城市氣質“代言人”。北京提出打造夜間消費“文化IP”;成都“夜經濟”主打“休閑牌”……商務部流通產業促進中心現代服務業處處長陳麗芬認為,“夜經濟”能夠彰顯一個城市的特點,是城市發展的一張靚麗名片,也是新一輪城市競爭的“新賽道”。

夜 經濟的“新姿勢”

  路邊小吃、地攤、裝滿小商品的后備箱……這些曾經是老一輩人關于“夜經濟”的時代記憶,而在技術不斷發展、消費加速升級的今天,“夜經濟”發展正呈現出全新的特點。
  ——“東西南北”各不同
  口碑夜間到店消費數據顯示,在全國夜間消費最活躍的10個城市中,南方城市居多。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資料顯示,東部城市居民夜間消費強于西部,其中北京與東南沿海城市最為活躍。
  ——“文化體驗”成“新寵”
  從正陽門起,一路向南,前門大街人流如織。如今,夜晚走在前門大街,不但能聽創意京劇,還能體驗皮影制作、老北京吹糖人等絕活;走進杜莎夫人蠟像館,VR技術讓游客和名人實現零距離接觸;在24小時書店,文藝青年享受著精神世界的“深夜食堂”。
  ——“社交式”服務潛力大
  西安的“碼農”小張喜歡下班后約上同事朋友,一起去下馬陵的小酒吧聊聊天,很多有創意的點子,就在這種情境中被激發出來了。專家表示,由于白天工作節奏快等原因,許多年輕人社交活動都轉移到晚間進行,適合聚會、轟趴等形式的服務,將是未來“夜經濟”發展的重點之一。
  ——小鎮“夜經濟”在興起
  一些小鎮和鄉村也開始做起“夜經濟”文章。距西安100多公里的合陽縣將眼光瞄準夜間旅游,7月推出的實景劇《關雎長歌》每晚在黃河岸邊上演。
  ——看不見的“夜經濟”
  在0和1織就的互聯網世界里,一種看不見的“夜經濟”正在蓬勃生長。街頭奔忙的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燈光下的網絡主播……科技催生一批新興職業,給當代“夜經濟”注入完全不同的內涵。

這 “幾把火”要“燒”好

  輝煌燈火的背后,“夜經濟”發展還需要政府和商家“燒”好這樣“幾把火”。
  “燒”好“地域差異”這把火。調研中記者發現,“夜經濟”也有水土不服的問題。例如,某北方城市學習南方,把足療保健等內容“照搬”過來,而當地百姓多年來沒有這一消費傳統,并不買賬。
  “燒”好“供給側改革”這把火。專家指出,多數城市的夜間消費項目還遠不能滿足消費者需求。以旅游為例,中國旅游研究院一項調查顯示,我國近八成旅游企業夜游產品投資規模不足20%。
  “燒”好“服務保障”這把火。采訪中,不少商家呼吁政府給足發展空間。 發展“夜經濟”,城市管理也在面臨“重重考驗”。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延時運營;濟南部分公共衛生間延時開放,加強保潔、垃圾收運作業管理。
  “燒”好“合理發展”這把火。個別城市忽視科學規劃,在城市中心、居民聚集區“空降”夜市一條街等消費場所,帶來交通堵塞、噪聲污染、光污染等擾民問題。有的城市打造夜間消費商圈一味追求“高大上”,脫離當地百姓實際消費水平。
  專家表示,不能把“夜經濟”做成面子工程,更不能脫離實際情況和百姓需求,一哄而上搞“空中樓閣”。
 


(本文來至互聯網,不代表看看四川的觀點和立場)

马云赚钱项目